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
更多封面
首页 > 职工天地 > 文苑漫步

读荷

发布时间:2018-06-19

       “荷风送香气,竹露滴清响。”盛夏时节,烈日炙烤着大地,热浪蒸腾在周遭。此时,读荷是一种极为爽心怡情的消暑方式。

    笔者的老家在渝西地区。那里,无论丘陵还是平坝河谷,都适合荷的生长,只要有水塘、水池或水洼之地,乡亲们都少不了要栽种上荷,既点缀田园风光,又增加经济收入。每到夏季,荷梗长得粗壮高大,密密挤挤的荷叶丰茂得像一把把绿伞。荷叶下面,碧水荡漾,肥美的鱼群在水中畅游。一朵朵悄然绽放的荷花鲜艳夺目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意境让人如痴如醉。此时,若手中端一碗“荷叶饭”,蹲在大门外,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坝子边的荷塘里盛开的荷花,是一件别有情趣的事情,有荷味在口中弥漫,有荷香扑鼻而来,还有红瘦绿肥的荷景涌入眼帘,让人心旷神怡,恍忽间感觉身在诗画仙境里。

    读荷,你也可以回到书桌旁,手捧一杯清茶,坐拥一份宁静,读有关咏荷的诗文。清朝曹寅《荷花》诗云:“一片秋云一霞,十分荷叶五分花。湖边不用关门睡,夜夜凉风香满家。”试想,在闷热的夏夜里,有清风送爽,有清香入户,该是何等的奢侈和享受!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”周邦彦在《苏幕遮》里有这样的名句,尽现了荷的风姿和神采。田田荷叶,点点荷花,虽平凡却美到了骨子里。“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中通外直,香远益清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,是在抒写荷的精神,清廉高洁,脱俗高雅,蕴含一种千百年来人们所追求的人生境界。

    在中国文化史上,如此精美的咏荷诗文不胜枚举。“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”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已有荷花出现,为历代咏荷诗词的滥觞。此后,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了众多的咏荷名言佳句,单金盾出版社编印的《咏荷诗词》一书就精选了中国历代咏荷诗词300余首。于是,心间难免涌出一份感激之情,感谢大自然造化了荷花,感谢前人写下了如此脍炙人口、曼妙无比的篇章。能够享读这些华彩诗文,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!

    读荷,你还可以从画中读。画可以是工笔,一丝不苟,精心描绘;也可以是大写意,挥毫泼墨,酣畅淋漓。碧叶红花,或雨荷或风荷或残荷,或一只蜻蜓立上头,或一只鸟俏影横斜,或数只青蛙叶下轻游,一幅幅荷花图,就是一个无比清凉的世界。翻开齐白石、潘天寿、李苦禅等大师的荷花图,沉浸在他们构筑的水墨世界里,一片片清韵弥漫在你周围,包容着你,酷暑就远离你了。齐白石画的荷花,寥寥几笔就钩画出荷的形态,化繁为简,充满稚趣。

    读荷,将心深植于荷的根系、风骨和气质中,读着读着,你顿觉暑意全消,整个身心都被一片无边的清凉浸润着,身旁仿佛开出了一朵朵清香远溢的荷花……在荷花的世界里,酷暑似乎也该改为清暑才对了。(文/海涛

    

  编辑:张妍赟 审稿:宇文韬

  

浏览总数: